您的位置:海南房产网首页 > 本地 > 正文

房企接连崩盘致资链断裂 投资者的上百万都没了

2015-03-18 17:07:44 来源:搜房网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2015年春节前夕,南阳市多个主干道上,写满“非法集资,还我血汗钱”的白色条幅遮住了街头挂着的大红灯笼。

  事实上,从去年8月起,这个河南省的地级市已被非法集资彻底搅动。几个月内,多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企业接连崩盘。0℃气温下,上千投资户举着条幅走上街头,拥堵在市政府门口,交通一度堵塞。

  “估计南阳近半数人都参与了非法集资。”投资户们统计了身边的参与者后说。

  1月28日,南阳市政府办副主任司马恒在一起非法集资案件的通报会上说,数名参与非法集资的投资户已经死亡,“政府也有人参与。”

  非法集资在南阳造成的混乱绝非个例,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河南的安阳、洛阳、焦作,在信阳市,一名投资户投河自杀。“这只是个开始,估计明年会更严重。”南阳市公安局梅溪分局一名经办非法集资案的队长说。

  消失的财富

  40来岁的李焱略胖,只要说起他消失的钱,脸立刻愁云满布。

  他投进南阳市万裕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万裕集团)249万元钱从去年8月无法取出后,每天只有两件事:跟储户们一同讨债,应付妻子的争吵。

  宋庆选38岁,将自己170万现金投进万裕集团后就发现上当了。

  方文合筹集了100万元,这其中有他的货款,还有毕生积蓄,家里的这些钱,他连儿子都瞒着,把钱投进万裕集团后,他发现自己被套进去了。

  上述三人是南阳三千多名非法集资受害者中的一部分。用他们的话来讲,这个春天南阳出了大事——南阳万裕集团、南阳大新实业公司、南阳易林商贸公司等至少3家集资公司接连出现崩盘,涉及金额至少10亿元,而在这之前,数千家庭、上万名受害者还做着自己的发财梦。

  宋庆选的发财梦源于对高息的渴望。去年冬天,他拿出了一份与集资公司签署的集资合同。70万借资月息2分。

  他算过一笔账,这些钱放银行一个月才1000元的利息,交给集资公司每月有10元的收入。

  据记者调查,在南阳几乎所有上当的投资者都有与宋庆选类似的心态。

  除了贪心,宋庆选提到,他之所以放心投钱,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来找他的人是“信得过的亲友”。

  当高于银行10倍的利息顺利打进宋庆选的户头后,他放松警惕。之后,他转借了亲友的钱,又存进100万元。

  “像传销一样,非法集资走的也是中国传统的亲友关系路线。”宋庆选说,让大家上套儿的都是至亲好友。

  有不少投资户说,非法集资企业的负责人、业务员告诉他们,可以找人投钱,从中赚取利息的差价。在尝到甜头后,投资户开始大规模找亲友举债,他们借来父亲的、妹妹的,甚至是儿子的钱。

  地产企业的暴利神话

  李焱等投资户敢大笔投钱的另一原因是,向他们吸钱的公司多是搞房地产的企业,这些公司的宣传资料上介绍了很多地产项目。

  一个背景是,南阳市作为在河南经济排名并不靠后的地级市,2008年左右,房地产市场本就火热,2012年,第七届农运会在南阳举办,当地媒体报道,彼时南阳房地产迎来大发展时期,上百家房地产企业齐聚南阳共话开发。

  当时的一组数据显示,2012年1-7月,南阳市新建商品房成交12137套,其中,7月比6月增长71.65%。

  李梁是南阳市金融办一名科长,也是南阳专门处理非法集资事件的负责人之一,他形容地产市场当时火到什么程度:开发商只要拿到一块地,房子还没开始盖,任何手续都不具备,就能卖房子收钱。

  万裕集团法人赵明云原是南阳市某区建设局正科级干部,退休后无所事事,想着搞个小企业,“当时可没想搞这么大。”

  万裕集团2007年成立,由于赵明云退休前在政府机关工作,一些朋友很信任他,给他参股,每股300万元左右,所以公司很好融资,之后他在南召县拿到一个酒厂改造项目,当时这个酒厂在县中心,涉及环保问题,跟政府谈的是,他负责在工业聚集区新建酒厂并妥善安置原酒厂职工,原酒厂的土地由他开发建成商品房。

  靠这个项目,他挖到了第一桶金,花了900万元,赚了1000来万。

  他承认,当年,跟南阳市大多数房地产企业一样,他也是在手续还没齐全时就开始卖房,“大家都是这么干的。”

  现在他手里有10多个项目,还是没有一个是手续齐全的。

  被推倒的楼市

  赵明云说起南阳地产业非法集资的土壤,称“一句话就能说完”:地产企业靠自有资金根本不可能发展,近年政策不支持地产,银行不贷款,但企业要生存,只能从民间找钱。

  李梁的办公室里,一份关于大新实业公司的非法集资案件处置阅办卷上,大新公司称,从公司创立至今,他们的各项目未能从任何金融机构借出一分钱。

  赵明云是公务员退休,开办公司时手里并没有钱,这些年,万裕没有从银行贷出来一分钱,他从2011年就开始集资,政府部门从没发现过,但在他看来,他靠集资发展企业的情况政府应该是心知肚明,“南阳的房地产公司基本都是我这样的,要靠社会融资发展。”

  宋建波是南阳市金融办副主任,他分析,前些年地产的暴利模式让地产企业认为能够赚大钱,所以敢高息借钱,疯狂上很多项目,有的还是跨区域跨领域,项目在多个县市,行业横跨房地产、医院、旅游等,这远远超出了企业实际的操作能力管理能力。

  事实确如宋建波所言。比如赵明云的企业,随着企业越做越大,他上的项目越来越多,需要的钱就越来越多,他想着按照以前的方法能够运转下去,他四处找钱。

  但是形势陡变。大新公司在情况说明中提到,受整个房地产市场、资本市场及金融政策影响,他们的地产项目销售近月来出现低迷状态,造成资金不能及时回笼。

  南阳地产市场受到的不只是全国性的市场低迷影响,2014年6月,央视曝光南阳三杰房地产公司等在建楼盘使用“瘦身钢筋”,压力之下,南阳市所有房地产在建项目被叫停。

  南阳一家房地产公司副总回忆当时的状况,就像是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瘦身钢筋事出了之后,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巨大,房子不好卖,市场低迷。一些已经买过房子的人回过头来要求对钢筋进行鉴定,给企业带来了很多麻烦和负担。

  对于以往依靠非法融资运转的地产企业而言,更致命的是,问老百姓借款融资变得不可能了,很少有人愿意再往房地产企业投资。

  赵明云的企业也面临窘境,房地产市场低迷,融资越来越困难,但他的项目需要的资金运作量越来越大,付的利息越来越多,“最后转不动了,崩盘了。”

  李梁透露,有企业后来给投资户承诺支付3分4分的利息,承诺利息4分,非法集资5亿,每月需付利息就得2000万,他认为,到了那会儿,非法集资就完全成了骗局。

  李梁的说法并不是孤例。

  今年年初,南阳市公安局梅溪分局,一名负责万裕集团非法集资案的队长说,南阳非法集资案中,房地产公司占了相当一部分。2015年,非法集资暴露的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难以消除的集资隐患

  事实是,由于涉及人数众多,河南集资的情况已引起中央的重视。

  “中央第八巡视组要求河南省出整改措施,处理好非法集资问题,保证群众的利益诉求。”近日,南阳市金融办副主任向记者透露,河南的非法集资涉及的金额,连续3年全国第一。

  “政府一直在管,但效果始终不理想”,当地的一位官员说,制度有缺陷是主要原因之一。

  对于上述观点宋建波给予了部分肯定。

  他说,目前南阳对于非法集资案件采取的是分类处理的办法,对于一开始就是诈骗性质的非法集资企业,果断处理,另一种是有实体的但不能盘活的,也要果断处置,那些有实体且有可能盘活的,政府帮扶完善手续,“我们不愿意把人一抓,那事情就算是了了,但社会会出现不稳定。”

  对于打击非法集资,宋建波和李梁的观点相似,必须注重源头监管和平时监管。

  李梁举例,一些部门对一些企业的审批过分简单,一些从事非法集资的公司故意取名叫某某金融公司,其实根本就没有融资的资质,只是拿“金融”两字糊弄人。之前相关部门批了好几个这样的公司,南阳市金融办发现这容易给老百姓错觉,就通知相关部门停止注册这类公司了。

  宋建波在想,可以想一些办法,出台一些细则,以期待能在平时及时发现非法集资的苗头。

  但真正让金融办头疼的是,好多行政主管部门光注重审批,不注重平时监管。

  专门处理非法集资的处非办面临尴尬,宋建波没有回避,南阳处非办成立已有两三年,但这仅仅是一个牵头部门,就是督导指导,“如果行业主管部门平常对非法集资熟视无睹,监管不到位,那一切都是白搭。”

  事实在回应这种尴尬的最终结果,虽然金融办和打非办平时会安排行业主管部门加强风险排查,但到目前为止,行业主管部门还没有向打非办汇报任何一起非法集资事件。

  但非法集资案呈现出的却是爆发势头,南阳市金融办称,整个2014年,他们立案的非法集资案件共有13起,到了2015年,一个多月里,又立案5起。

  (来源:搜房网)

相关资讯: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