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海南房产网首页 > 违章 > 正文

江苏金北村高音喇叭宣传拆迁专家称系“逼拆”

2012-04-23 19:19:12 来源:中央电视台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焦点访谈》2012年4月22日完成台本

  ——“高音”下的拆迁

  主持人张羽:

  最近半个月江苏盐城东台市金北村的居民有点烦,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乱了,原因就是现在我们在画面上看到的大喇叭。有两个这样的高音喇叭,天天没完没了的广播,播放的既不是音乐、也不是新闻或是什么通知,而是政策宣讲。每天6、7个小时的高音广播,让居民们吃不香、睡不着不堪其扰。那么是谁架设的高音喇叭,又是为了什么呢?

  (喇叭播放的声音)

  小高层、高层安置房,跃层价格集体土地为每平方米950元,国有土地为安置基准价的50%。符合实际、互相配合,为尽快完成此次拆迁补偿安置工作,而共同努力。

  解说:

  这是晚上11点钟,本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但是在江苏盐城东台市金北村却是热闹非凡,大喇叭里播放的这些字正腔圆的声音,分别来自一东一西两个高音喇叭。两个喇叭播放的内容虽然完全相同,但却并不同步,在这安静的夜晚这种互相交错、此起彼伏的混合音显得格外刺耳。

  (喇叭播放的声音)

  拆迁当事人,有义务向估价机构,如实提供拆迁估价。

  解说:

  晚上如此热闹,白天也是不闲着。记者在第二天中午又来到这里,同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记者:

  那你们晚上睡觉怎么办?

  江苏省东台市金北村村民:

  不睡觉,睡不着啊。

  记者:

  天天不睡觉也受不了啊。

  村民:

  那没有办法,它一直没有关,以后我们睡到现在,睡半个小时左右就醒。

  村民1:

  都听见了,到天亮的时候都睡不着觉,我80多岁了都睡不着。

  村民2:

  晚上一般都是,如果没事清的话,是7点多种睡。

  记者:

  现在几点钟才能睡着?

  村民2:

  在12点钟之前都睡不着。

  解说:

  记者在实地看到两个高音喇叭一个挂在东台市实验中学初中部的教学楼上,一个挂在东廷北路(音)的路灯杆上,这两个喇叭之间对准的就是金北村,村子的每间房屋上都写满了拆字,在金北村的正东是实验中学的高中部,因为距离学校很近,许多马上要高考的学生,都选择在这一片租房居住,这些天持续不断的高音喇叭给他们的学习和生活都带来了干扰。

  记者:

  高中部那边能听见吗?

  高三学生:

  能啊,特别是第四节课的时候,喇叭就开始响,还有连休息的时间,还有中午的休息的时间,它都会响。

  记者:

  一晚上能睡几个小时?

  高三学生:

  像我们马上也要高考了嘛,一晚上,本来的话休息时间就少,早上四五点就起床。本来12点就能睡觉,像它这样的话,我们基本上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吧。

  解说:

  据当地居民反映,大约从半个月前开始,每天中午11点到下午2点,晚上8点到12点,这两个喇叭都会准时响起。有几天甚至广播到了清晨5、6点钟,礼拜六、礼拜天则是全天24小时广播。这种轮番的高音轰炸,让他们苦不堪言。

  记者:

  我们发现呢,在我右手边的这个喇叭的下面,有一个面包车,而这个喇叭的声音呢,正正是从这个面包车里的装置发出来的。你们是哪个单位的啊?问一下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拆迁工作人员:

  我们是拆迁公司的。

  记者:

  拆迁公司的。

  拆迁工作人员:

  嗯。

  记者:

  是谁让你们在这儿安喇叭的呢?

  拆迁工作人员:

  我们反正是接到上面的,拆迁指挥部的指示。

  记者:

  这喇叭是我们学校安的吗?

  江苏省东台市实验中学副校长张凤:

  不是,是他们拆迁指挥部安的,那就是没有地方挂,就挂在我们这个地方。

  解说:

  拆迁公司和校方所说的这个拆迁指挥部,与金北村仅一条路之隔,在指挥部其中一间办公室的墙上,我们看到了这张拆迁月工作进度一览表。

  记者:

  从这张“攻坚月”的工作进度一览表上呢,我们找到了刚才我们去过的实验初中东出口的这片拆迁区域,从这个表上我们发现,其他的拆迁区域的这些拆迁户,基本上都已经开始在进行拆迁之前的评估了,也就是说呢,他们已经和拆迁方达成了协议。但唯独只有实验初中东出口的这十几户人家后面的这个评估一览里,全部都是空的。

  解说:

  没有评估说明拆迁双方尚未达成协议,而“攻坚月”又表明了拆迁工作的紧迫性。

  记者:

  还有我在这个表上看到这个“攻坚月”,这个“攻坚月”是什么意思?

  江苏省东台市中心城区拆迁指挥部主任郑青松:

  就是我们想通过一个月的时间,把这个区域的拆迁,把它完成。

  记者:

  一个月是指4月吗?这一个月是指的4月是吗?

  郑青松:

  我们从4月10号到5月10号。

  东台市亨达拆迁公司副总经理钱海涛:

  我们过去经常跟他们面对面交流过,但是最近剩下的这几户,他们思想有点不是太那个,不是太理解政策的,晚上我们进门,很困难、很困难,他们回来以后就关门了,我们就没法跟他们接触,所以为了把这个政策宣传到位,我们就考虑了,是不是装个喇叭起来,晚上乘这个机会,他们在家的机会,把这个政策给他们宣传到位了。

  记者:

  那你们这个喇叭,只是想起到宣传的作用吗?

  钱海涛:

  对。

  记者:

  但是有很多人就认为,你们这是其实是,这个高音喇叭是一种噪音,是在逼迫他们,让他们搬走。

  钱海涛:

  不能这么讲吧,我们这个喇叭,一个播的时间也不是太长,白天我们基本上不怎么播,因为他们也不在家,我们白天播了也没用,晚上也不是播很长时间的,一般我们到12点也就结束了。

  解说:

  据当地拆迁部门介绍,这里的拆迁工作始于2010年,一开始他们在村里张贴拆迁公告,以及规划图等,并且进行入户工作,两年的时间下来,到目前为止还剩下13户没有拆迁。在东台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给我们出示了一张规划图,并告诉我们按照规划,这块将被拆迁的土地共有4亩,涉及村民136户,在拆迁完成之后,这里计划建设实验中学的东大门以及绿化带和停车场等设施,为了加快拆迁进度,拆迁办想出了用大喇叭广播的方式。

  记者:

  但是这个方式您觉得得当吗?

  江苏省东台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杨培新:

  这个方式啊,这个方式应该说,应该说对我们宣传政策来讲,也有一定效果。

  记者:

  那这个广播时间是谁定呢?

  杨培新:

  没有谁定这个时间,我们也没有规定什么特定的时间。

  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才亮:

  这种界定形式,我们叫逼拆,逼迁就是用软暴力,这也是一种暴力拆迁,就是一种特殊的软暴力的形式。

  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

  对于用高音喇叭方式呢,它是另一种行为,但是我想它也是违法的。首先是从我们国家的环境噪音污染的,有一系列的法律和规定。那么噪音扰民,从施工单位、从各种单位,它都受到法律相应的制裁。

  解说:

  在采访中,当地部门一再向记者解释,高音喇叭广播只是一种辅助手段,入户面谈才是他们拆迁工作的主要手段。但是入户面谈一直不太顺利,他们才想出了这个不得以的办法。据了解那些还没有搬迁的拆迁户,反映最集中的问题之一,就是他们认为这次土地征用的手续不够齐全。

  江苏省东台市金北村村民陈春桃:

  拆迁了他没有办征用手续,他就办个租用手续,租用。他没有正规手续,他就把你拆掉办租用手续。这个也是租用的。就什么呢,没有征用手续,就是把这个地方,可以租给政府租用,你说他有征用手续,我们支持你们拆迁。

  解说:

  关于这次征地拆迁的手续,当地有关部门向记者出示了一系列文件。文件显示,2007年8月,盐城市原则同意东台申请批准《东台市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试行)》的请示,并明确表示,可以参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有关规定给予补偿和安置。2010年3月,江苏省住建厅和发改委又下文明确表示,原则同意同台等7县市上报的2010年度城市房屋拆迁计划,其中就包括实验初中东侧的这块拆迁项目。看来征地项目的拆迁计划,经过了有关部门的批准,但目前实验中学东出口,建设还未立项,因为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五章第43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那么这块土地是不是国有土地呢?

  记者:

  拆迁的这块十几户所在的这个地方,它那个土地的性质是什么?

  江苏省东台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陈正茂:

  这个土地的性质是集体宅基地。

  记者:

  学校东大门,它明显肯定不是一个,集体所有制的这么一个性质,它是属于一个公共事业的,那是不是应该是需要国有土地才可以做这件事情?

  陈正茂:

  按照这个国家规定的话,就是从事国有的建设的话,它就需要转为国有。

  记者:

  从这个农村的宅基地,也就是农村的建设用地,改成国有土地,它需要一些什么样的审批手续吗?

  陈正茂:

  报省转用。

  记者:

  报省一级政府是吗?

  陈正茂:

  嗯。

  记者:

  那现在我们报了吗?

  陈正茂:

  现在因为我们没有东西反映过来,我们还没报。要等它拆迁完毕以后,我们再来办相关的手续。

  记者:

  先拆然后再办相关手续?

  陈正茂:

  对。

  李铁:

  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有疑问的,因为你有了完备的手续,才可以和对方去商量,有关拆迁补偿的有关事宜。首先一条呢,就是要手续完备,必须经过各地政府的主管部门的认可,包括规划的土地利总体规划的变更,来解决这些问题。在所有的手续完备的基础情况下,经过谈判、屡次谈判协商,没有成果的情况下呢,那么可以利用法律,通过法律来解决问题。比如说通过申请法院判决,也可以实行法律的强制性拆迁。

  张羽:

  在记者采访的第二天,金北村上空持续了十几天的喇叭声停止了,但是这件事情留给人们的思考却没有停止。做好拆迁工作,一要合法合规;二要工作到位。2011年1月,国家已经公布了废除行政强拆的新拆迁条例,很多地区也积极动脑筋想办法,创造出不少阳光拆迁的好经验、好做法。但是如果把脑子动歪了,琢磨着怎么打政策的擦边球,用类似高音扰民这样不妥当的办法,达到拆迁的目的,既然影响了国家政策的实施,也会给地方建设的长远发展,留下隐患。

  (央视网)

  (来源:中央电视台)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相关资讯: